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玻璃再生DIY

點樣可以cut玻璃樽做杯… 這再不是看Youtube學習,而是親自切割,掌握箇中技巧和工藝。「玻璃再生璀璨」與友好獻上玻璃新猶,機會難得! 報名致電:2398 1699

Posted in 免廢生活, 最新消息 | 5 Comments

同學,請落場體驗,即場傾功課

過去幾個星期六,我們接待了十多名中學及大專同學在灣仔執玻璃樽,之後與他們分享及討論玻璃回收的議題。 由於「玻璃再生璀璨」秘書處人手經常緊張,且我們相信落地體驗玻璃回收更能活潑地掌握回收玻璃是一回怎樣的事情,這樣做的功課便會更立體和有深度。 請同學垂注和諒解我們有困難為同學個別約其他時間做電話或電郵等訪談。如需訪談取資料,請預備星期六早上來灣仔回收玻璃樽(時間為早上6:30-9:30),之後傾談功課。 體驗必須電郵(info@greenglass.org.hk)預約安排。 圖:三八婦女節新界東西兩校學生體驗玻璃回收,之後暢談功課句多鐘。  

Posted in 最新消息 | 2 Comments

玻璃也快閃

在拾樽時,我們收留了不少玻璃杯,她們當然不想埋在堆填區成為垃圾。 她們也想闖到大家的家中好好發揮一下自已的功用。 這個星期六,我們來個循環再生活動。歡迎大家帶備三個乾淨的玻璃樽(不論高矮肥瘦)到灣仔盧押道(近垃圾站)換取一個靚靚的玻璃杯,由咱家回收及清潔的,真是很漂亮啊﹗ 先到先得,送完即閃!

Posted in 最新消息 | 留言 | Comment

玻璃再見不再見

長訊   2014-03-01                當你向一個玻璃樽說聲「再見」然後拋棄,是將它送去堆填區,還是送去回收站令它得以「再見」?2008年,玻璃回收率在瑞典是100%,台灣是92%,香港是1%。玻璃再見不再見,在你的一念之差。  身邊總有這樣的朋友,喜歡儲玻璃瓶,比起塑膠,它人性化得多,晶瑩的美,在陽光下璀璨,其實它的光芒在公元前一千五百年前已出現,從此它活在我們生活之中,雖然你會問,玻璃回收,不就是把一個舊果醬瓶變成新的一樣?其實每當我們循環再生一個玻璃容器,節省的能源可供一個六十瓦特的燈泡光亮一百分鐘、一台電腦開動二十五分鐘、一台洗衣機操作十分鐘。 香港玻璃的回收率低,原因眾多,包括環保的成本大,公眾意識低,酒吧食肆不願參與,政府不重視玻璃回收等等,這些都是令玻璃回收在香港舉步維艱的原因。發起「玻璃再生璀璨」項目的香港泥頭車司機協會項目統籌 April(黎梅貞)說:「我原是搞工會的,當初泥車會成立後他們來找我,希望回收地盤的泥石時,我們就發現其實地盤還有很多其他東西可循環再用,包括玻璃,這樣掉棄非常可惜。」她笑說:「或者因為我們那一代不會亂掉東西,掉一個玻璃樽也會覺得很浪費。」於是她踩進她從未踏足過的綠色領域,毅然向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遞上「玻璃再生璀璨」計劃書,倡議玻璃樽回收再造成環保磚,擾攘一年多終於批下來,開始一車一車玻璃送去回收,到2011年,政府公布香港玻璃的回收率達5%,2014年的她估計,現已高達10%,作為小小團體有如此成績實在難得,難怪 April 獲傳媒歌頌為「感動香港」的環保鬥士,但她背後實踐環保工作的苦處,卻沒有多少人知曉。 現時 A p r i l 與義工一星期最少落區三次,在 SoHo 、蘭桂坊、灣仔的酒吧區捱家抵戶拍門回收玻璃,為趕在清潔工人掃走垃圾前「拯救」玻璃樽,April 要搭通宵車到中環、灣仔的酒吧區準時早上六時半開工:「以前有個外藉義工叫 Nick,他住天水圍,也是搭通宵巴士出來,永無『甩底』。」但這樣熱心的義工萬中無一,試過人手短缺得只有她和Nick 去回收:「那次真是『喊咁口』!由早上六點半收到中午。」 回收玻璃並不簡單,先是運輸車只能停在幾處,April 要把玻璃樽搬送集中在泊車點,然後逐包運上車,然而很多酒吧食肆也是把玻璃樽扔在後巷,April 也得閃進去,俯身在臭氣沖天的垃圾堆中搜出可回收的玻璃,也試過雙手被損。當回收玻璃不免發出「乒乒鈴鈴」的聲響時,住在附近的街坊就會投訴:「我們的計劃是由政府支助,但政府很怕這些投訴,會叫我們不要回收,其實早上八時,地盤都已經開工。」面對政府部門各自為政、不予援手的態度,April 也很無奈。 當街道旁的回收垃圾桶有「膠樽」、「廢紙」和「鋁罐」,獨獨未見「玻璃」時,April 說:「其實公眾回收桶這個方法可行。」在網上就有不少聲音希望 April 增加回收站,當然 April 也很希望擴闊從公眾回收的途徑,不過不等於公眾回收桶沒有挑戰:「試過有人把 printer 也掉入我們的回收桶。」而因為大家對玻璃回收的意識低,不少人曾「好心做壞事」:「也試過收過一堆堆的玻璃層板,我要人手敲碎它們;試過有人要求我們回收玻璃燈,我花了一整個下午拿走玻璃罩裏的烏絲。」April默默努力只因為也不想麻煩這些玻璃的最終物主: 磚廠,現時大部分玻璃會送往位於龍鼓灘的天奧石廠房,以代替河沙製成玻璃地磚,用作鋪設行車路、行人路或公園地下等:「玻璃直徑大過 30 cm 就不能放進機器,要人手先敲碎。」就算玻璃體積都合規格了,還要花很大的力氣:「試過玻璃樽裏有啤酒未飲完,要先倒掉它,但問題是不止幾百支,那次是幾千支,倒在哪裏也是問題。」April 外表嬌滴滴,可以想像她在回收玻璃的路上十分吃力,但她沒有放棄的預備,她想法積極:「現已較從前好,得到較多關注,也有熱心人士來幫助,我們發現曾在外國生活的人對這欄目比較熱心。」 … 更多 | Read More

Posted in 媒體報導, 最新消息 | 留言 | Comment